罗曼诺夫王朝衰亡史:最后的沙皇

由于对革命的意义和目的的看法不同,号称代表全国工人和士兵的彼得格勒苏维埃与俄罗斯资产阶级利益的临时政府,对已退位的沙皇及其家人有截然不同的处理意见。1917年3月16月革命尚未完全成功之际,彼得格勒苏维埃执行委员会便在一次会议中明确提出逮捕尼古拉和罗曼诺夫家族其他成员,并制定了逮捕名单和步骤:逮捕米哈伊尔,但宣布他只是处于革命军队的监视中;关于尼古拉·尼古拉耶维奇,考虑到在高加索逮捕他有一定危险,所以先召他到彼得格勒,他上路后在途中进行严密监视;对罗曼诺夫家族的妇女,根据她们每个人在旧政权的活动中所起的作用逐步逮捕。

临时政府不以为然,身为司法部长的克伦斯基在彼得格勒的公开演讲中表示:“现在尼古拉二世在我手中,在总检察长手中了!我要告诉你们,同志们,俄国革命开始了,没有流一滴血,我不允许再发生件。”不过,1917年3月8日,尼古拉二世通过俄军总参谋部向全军发表了语气诚恳的告别辞后,临时政府开始收紧套在罗曼诺夫家族脖颈上的绳索。

细品尼古拉二世的告别辞,世人不难从中感受到一位退位君皇的心酸:“我所炽烈热爱的军队和士兵们,我向你们做最后一次讲话。在我代表自己和儿子从俄国的王位上退位后,权力移交给国家杜马动议建立的临时政府。愿上帝帮助它引导俄国走向光荣和繁荣。也愿上帝帮助你们,英勇的军队,抵抗外敌,保卫我们的祖国。”

随后,尼古拉二世又肯定了俄国军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表现:“在过去的两年半里,你们一直肩负着为国服务的重任,流了许多鲜血,付出了巨大的艰辛。现在,俄国将为胜利而奋斗,与英勇的盟军联合,粉碎最后挣扎的敌人。这场史无前例的战争必将取得彻底的胜利。”说到这里,他突然话锋一转:“谁现在考虑和谈,谁想要和谈,谁就是祖国的变节分子、叛徒。我知道每一个诚实的战士都相信这一点。”

尽管尼古拉二世最后呼吁军队要“履行义务,保卫我们伟大的祖国,服从临时政府,听从长官”,因为“任何削弱军队的行为都会给敌人以可乘之机”,但从行文中仍能感到他对临时政府的不满。或许他强烈表达与德国单独媾和的不满,是在洗清自己和妻子卖国的骂名,但此举也给临时政府制定了一个几乎无法完成的任务:将战争进行到底。或许就是因为这根毒刺,临时政府事后严格限制了告别辞的传播范围。

与军队完成了告别仪式后,尼古拉二世又与总参谋部的工作人员、近卫军侍卫、哥萨克团一一话别。此刻,皇太后玛丽亚从基辅赶来,带来了一干皇室重臣—海军副司令亚历山大·米哈依洛维奇公爵(尼古拉一世的孙子)、战地炮兵总检察官谢尔盖·米哈依洛维奇、近卫军步兵将军亚历山大·彼得罗维奇·奥尔登伯格斯基。皇太后这时出现,显然不是为儿子送行那么简单。可惜的是,这次诀别没留下太多的记录。尼古拉二世也只在日记中简单地写道:“12点,我去会客车厢看望妈妈,和她以及她的随从共进了午餐,并和她一起坐到了4点30分。”

沦为孤家寡人的尼古拉二世,于4点45分登上了有去无回的专列,车上只有4位杜马代表同行。尼古拉二世在日记中无比伤感地写道:“天气寒冷,风很大。真是不幸,痛苦,令人压抑。”此时的他应该还不知道,一天前,临时政府已秘密决定“剥夺已退位的皇帝尼古拉二世及其配偶的自由”,并要求总参谋长阿列克谢耶夫派支部队,接受4位杜马代表的指挥,押送沙皇前往皇村。

尽管从莫吉廖夫离开尼古拉二世便失去了自由,但临时政府仍不敢正面为难他。毕竟尼古拉二世一家与英国王室沾亲带故,此前又曾提过要前往不列颠,临时政府想要将战争进行下去,自然不能得罪英国这个盟友。可惜的是,英国此刻无心趟浑水。

应该说俄国的经济虽然不好,但也不至于无力负担沙皇一家的日常开支。可是,尼古拉二世抵达皇村后,彼得格勒各地都出现了抗议人潮,苏维埃甚至动员工人和士兵占领各火车站,声称一旦发现沙皇便要将他扭送到关押政治犯的彼得保罗监狱。鉴于群众的革命热忱,临时政府决定将沙皇一家暂时软禁于皇村。尼古拉二世对这一决定并没有觉得不妥。也许他认为,能够卸下沙皇的重任,与家人待在一起,在这个纷乱的时局下反而是一种幸福。在一些笔记中,我们看到了沙皇一家的食谱,午餐是白菜丝、腌菜、土豆、鱼和牛奶冻,晚餐是蘑菇汤、鱼、甜汤、干饼干和菠萝。沙皇夫妇开始亲自为孩子们上课。除此之外,他们还带着随从和看守在皇宫附近开辟了一小块菜园,自己动手砍柴。但是这种生活并没有维持太久。

十月革命的胜利,是无产阶级勇于承担历史责任、建立政权的一次飞跃,但摆在以列宁为首的革命者面前的道路依旧坎坷而漫长。而对于身处西伯利亚的尼古拉二世及其家人而言,十月革命的消息彻底断绝了他们流亡国外甚至复辟的可能。全国范围内旧贵族和资产阶级组织白军与苏维埃政府的对抗,也成了看守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1918年4月1日,一位名叫瓦西里·雅克夫列夫(Yakov Mikhailovich Yurovsky,1878—1938)的特使从苏维埃新都莫斯科来到托博尔斯克,带来了苏维埃中央执行委员会的信件:将尼古拉二世一家迁往叶卡捷琳堡。

由于雅克夫列夫见证了尼古拉二世一家最后的命运,因此本应是历史上的无名小卒,日后竟一度成了俄国历史研究的重要对象。

1918年4月30日,沙皇一家被押解到叶卡捷琳堡,并被关到当地商人伊帕季耶夫被没收的住宅。与托博尔斯克相比,叶卡捷琳堡的政治气氛更紧张,因此当地人对尼古拉二世及其家人非常不友善。内战四起,各方势力为了对抗苏维埃都渴望救出尼古拉二世,在这种情况下,苏维埃政府内部关于处决尼古拉二世的呼声也日益高涨。

7月初,针对日益频繁的营救行动,苏维埃派出著名的“契卡”(全俄肃清反革命及怠工非常委员会)接管了对尼古拉二世的看管。此时,西伯利亚地区已经成为前黑海舰队司令、海军上将高尔察克领导的白军政府的控制区。日本干涉军也在海参崴登陆,逐渐控制了俄国远东地区。叶卡捷琳堡也不安全了。

1918年7月17日凌晨2点,雅克夫列夫让御医唤醒熟睡中的沙皇一家到地下室集合,声称要临时转移。尼古拉二世没有怀疑其中可能有诈,抱着儿子和全家一起进入地下室,4名仆人尾随。雅克夫列夫带领一个八人的行刑队尾随进入地下室后关上房门,并简短宣布了死刑命令:“鉴于你的家族不断干扰攻击苏维埃革命,决定对你们进行处决!”

快速重复了一遍命令后,行刑队举枪射击。雅克夫列夫亲自朝沙皇的咽喉近距离射击,尼古拉二世随即倒在血泊中。朝其前胸补射数枪后,雅克夫列夫向皇太子头部射击两枪直到他毙命。与此同时,其他行刑队成员向沙皇家人及仆役乱枪扫射。皇后曾一度想双手合十做临终祷告,没能如愿,中弹身亡。

4分钟后,地下室满是火药味和血腥味,烟尘四起,视线无法辨别倒地的人是否已死。雅克夫列夫命人打开地下室门,烟尘散去后,发现四位公主和贴身女仆依然活着。公主们衣襟里细细密密缝着的1.5公斤钻石和珠宝犹如防弹衣,帮她们挡住了枪击。女仆则用的是随身携带的枕头,因为枕头的鹅毛里藏的全是钻石和金银珠宝。随即,雅克夫列夫命人开始了第二轮杀戮,这次是刺刀和手枪并用。每人身中数刀后又被近距离枪击头部,确保无法生还。此后,雅克夫列夫又命人以泼洒硫酸和火焚的方式销毁尸体。他们打算将尸体抛到附近一处矿井时,高尔察克的部队逼近了叶卡捷琳堡。时间紧迫,契卡们只能将尸体埋在一旁的马路边。

雅克夫列夫事后将处决尼古拉二世一家的过程写成报告,这份报告随即成为苏联政府对沙皇一家最后命运的官方说法。但好事者试图找出报告存在的纰漏,比如1991年沙皇一家的遗骨被发现后,传说其中只有九具尸体,通过一系列DNA性别测试和对骨细胞核DNA测序,其中一些尸骨可能属于沙皇、皇后和3个公主。也就说,皇太子阿列克谢和一个公主有可能逃了出去。但这很快被雅克夫列夫的报告否定了:有两具尸体单独安葬,并没有放在主坟中。

随后,又有人指出苏联政府其实在1979年就曾打开过这块墓地,移出了一些头骨和骨骼,一年后又往里面加了新的头骨和骨骼。还有证据显示,这块墓地在1946年被苏联的国家安全部门打开过。尼古拉二世一家被杀害的地方,伊帕季耶夫别墅也在1977年被夷为平地。

罗曼诺夫王朝伴随末代沙皇全家的死亡画上了句号。在尼古拉二世被处决前19天,他的弟弟米哈依尔也在囚禁中被杀,其后,他的舅妈兼小姨子—皇后亚历山德拉的妹妹—女大公伊丽莎白·费奥多萝芙娜在阿拉帕维斯克附近的一个矿井里被手榴弹炸死。而在丹麦和英国等国的干预下,以皇太后玛丽亚为首的罗曼诺夫家族成员经黑海流亡国外。1991年,随着苏联解体,其家族后人陆续返回俄国,俄罗斯政府也特许他们在尼古拉二世遇害地修建教堂以纪念那段往事。